深圳新哲书院 · 深圳实验学校国际教育基地    预约参观

科创少年说│吴逸扬:从蚂蚁到放线菌,到生物学的世界

发布时间:2020-12-15 18:05

科创少年说

从蚂蚁到放线菌,

到生物学的世界

吴逸扬


最近在学校的夏令营成员里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学校高大上的生物实验室里,有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橡胶手套的学生每天在里面不知道捣鼓什么东西。

<p                    


科创少年说│吴逸扬:从蚂蚁到放线菌,到生物学的世界


“闭关修炼”的回报

暑假期间的“闭关”,有成功的喜悦,也有意料之外的失败。 


“参考文献里面提到从同一个属的蚂蚁里提取到了100多种放线菌,我用了一模一样的提取方式,却只提取到两种,换了一个品种,还是两种。”


他笑了一下:“只提取到两种菌,可能就意味着它们抑制其他菌的能力非常强,把其他菌都给干掉了。有抑菌性就会有实用性, 有了实用性这个论文也就有了意义。所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现在还不知道。” 


科创少年说│吴逸扬:从蚂蚁到放线菌,到生物学的世界


吴逸扬在暑假的实验里,也有着很多惊喜瞬间。就在第一个样本提取出来的两种菌里面,有一种就是不太常见的短状杆菌(Brachybacterium)属成员,他一度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在蚂蚁体内发现这个菌种的人,查了半天文献才发现,三年前已经有人在南美洲的龟蚁体内找到了它。


 “可惜我迟到啦,不过也没关系,我也可以说我是国内第一个发现的嘛!”


科创少年说│吴逸扬:从蚂蚁到放线菌,到生物学的世界


当我们问到暑假期间实验最大的收获,吴逸扬说:”那些实验操作和论文数据,都只是一时的成果,我真正最大的收获是我明白了生物科研的本质是探索未知的生命世界。既然是探索未知,那就不要对结果做出假设,再相似的参考文献,也可能产生截然不同的结果。“ 


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炎热的夏天对他来说,是一段值得珍藏的记忆。实验结束之前,没人知道会成功还是失败,但带着少年的信念走过的路,流过的汗,付出过的努力,总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刻,给他意料之外的回报。




相关资讯